[旅行故事]-那段迷失自己的旅程

 

  DAY.1  隆林-兴义-昆明
 
  猫问我:亲爱的,你在路上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想了想,说,惬意,自由,我想到我囚禁已久的梦想。
 
  我终于走了。在路上,没有人伴随,我一个人坐上了火车,前往昆明,并不是从昆明出发,而我的目标是去成都,走川藏南线,希望有人能搭我一程。
 
  走之前,我在网上订好了背包和登山鞋,帽子,电筒和速干衣,一些药品和下载的路线,我熟记于心的地名。
 
  何小朋送我,从家里到火车站需要两个小时,他骑他的摩托车送我,曾经,一起骑行西藏是我们的梦想,后来由于别的原因,我自己一个人上路了,离开小县城的时候,心情很平静,就像我只是要去昆明或者丽江,或者只是去梧州或者南宁,我很平静的哼着歌,看着身边的何小朋,我知道我即将行走很久一段时间。
 
  曾经,有很多人说要和我一起去西藏,然后再然后,我一个人出发了,很多人都没有这样的勇气,因为他们担心的太多,比如钱,住宿吃饭和高原反应,甚至有人因为担心洗澡的问题,我是个不顾一切的人,所以我出发了,一个人,一个背包,一双登山鞋,甚至没有冲锋衣,我知道,我若可以,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到兴义的时候是下午3点多,我买了到兴义到昆明,昆明到成都的票,需要在昆明呆一个晚上。何小朋到4点半离开了我,我看着他走出火车站,突然有点想哭,因为我就剩一个人了,并且很久都是一个人了,即使我已经习惯独自旅行,但是这次我将用我不曾走过并且完全陌生的方式去行走这段路程。我从来不觉得孤独的旅程有什么可耻,就算我浑身肮脏沾满泥土,我的心是纯净无比的。
 
  到昆明是晚上11点,对于昆明的方向已经熟悉,并且能熟练的用变调的昆明话和司机说找到我想去的旅店。我丢开肮脏的大背包,因为劳累,我的皮肤开始起红疙瘩,并且开始长满摩擦过久的地方,我习以为常。我光脚坐在旅店的地板上翻开我的药包,吃药,调闹钟,睡觉。由于走廊靠近我的窗户,我还可以听见人走动的声音,甚至鬼压床,起来开灯,皮肤已经好了,却没有了睡意。
 
  我只是在想我此番行走的意义。一般我能想到出走的原因无非是我遇到了一些只有时间才去能解决的事情,比如遗忘或者不能面对自己的问题,事实证明我需要在路上思考,并且屡试不爽,至于这次的原因,我甚至想不到什么原因。
 
  可能是因为我看到一句话:因为西藏在那里。
 
  因为西藏在那里,所以我来了。
 
苏恩
 
  DAY2  昆明-成都
 
  早起,我是个睡眠浅的人,比如一点微光或者一声微小的声音都可以让我从睡眠中醒来,旅店的脚步声实在太大,所以我选择早起收拾东西到火车站。
记得4月份在昆明流连,对昆明的亲切感总是不能折扣,其实我有想过为它停留,或许,谁知道么?
 
  昆明到成都的火车,K114,有点不吉利的数字,不过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有人会知道在火车站的角落里,我啃着馒头对火车的数字邹眉头,啊哈,事实证明,我是个迷信的小孩。
 
  笔记本上记着:今天要在火车上呆一天,我买了很多零食,我不喜欢在火车上泡面,我没有带MP3,由于昨晚上没有睡好,我一上车便昏昏欲睡,于是在人声鼎沸中我昏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是下午2点,我吃了一点东西喝了半瓶水,还好,我消化够好,那些膨化食品能撑满我的胃,我买了本仓央嘉措的书,有一行没一行的读着,突然觉得,我还是有点孤独的。
 
  以至于我现在整理文字,都能感受当时满溢心中孤独的酸楚。要是我有个秘密,我会不自觉的找个树洞去诉说,因为我找不到,所以我想让它霉烂在路上。于是路上我选择了沉默,因为我还不知道怎么去学会和陌生人说话,以至于当我在拉萨遇到一个人,他问我,你是个开朗的人么?我说我是,他又问,那你觉得你现在开朗么?我说不,因为我在路上我只想静心思考,也并不代表我不善与人交往,只是我厌烦了交际式的交谈了,所以,能安静就安静,能不说话就闷着。他说,我也是。
 
  于是我们在沉默的下午里,面对面的沉默着看书,他下楼的时候给我一个很浅的微笑,很真的微笑。
 
  昆明往成都的火车上,我选择不说话,吃点饼干和一瓶水,看了一章节的书,上了一会网,因为要节约用电,所以没有发微博和说说。
 
  我在路上,大家晚安。

 

西藏

  DAY.3  成都-雅安-海螺沟

 
  早上6点到达成都,天已破晓,成都燥热无比,仅一件短袖也热得烦躁,出火车站便看到几个比较知名的大学在迎新生,我若无其事的走在新生中,反正从哪看都看不出我是新生。
 
  在车站上和李师傅联系上了,他是第一个要搭我一程的司机,因为他的座位正好空出一个位置。我在肯德基里点了一份早餐,拿出路线出来研究,这时候,一个高瘦的男孩子来到了我的面前,他递过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关注聋哑人什么的,我看着他,貌似我也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去做个好人,世界上很多人利用好人的好做了很多坏事,所以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去判断该不该去帮助一个貌似需要帮助的人。我拿出身上所有的零钱,却凑不足10块钱,我笑笑表示抱歉,他没有微笑了,我起身去买了杯可乐,然后给了他10块,他给几个钥匙扣给我选择,我选了个七仔的。他走了,我放下钥匙扣想继续写点东西,身边的保安大叔对我说,以后不要理他们,都是骗人的。
 
  我觉得这个社会充满了隐瞒,我不能去判断,就缄默吧,至少我不会某天因为担心人家是骗子而没有真的帮助到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9点多,李师傅到火车站接我,他是个健壮的男人,35到40岁,平头,有点像部队里出来的人,跑川藏线十年了,幽默,挺和善,我说我是带着未知去的西藏的,他笑着说,一定要未知,这样才充满了惊奇。
 
  去机场接人,同行的是三个河北人,一个45岁的王叔,肥胖,带着大肚子,气色还好;一个杨局和孙姐姐,都35岁上下,见了我们,笑道:李师傅还附带导游呢?我呵呵的笑了,对,还是个漂亮的导游。
 
  出了机场直接赶往雅安,成雅都是高速路,路边的风景也不错,只是成都雨雾都很大,没有蓝天,没有阳光。
 
  在雅安吃的午餐,说好的,免费搭车,食宿自理,不过大家都一块吃,点的雅安鱼,听说雅安有三“雅”:雅鱼,雅雨,雅女。所谓的雅鱼也不过如此,酸涩。雅安经常下雨,并且会一半阴雨一半晴天,夏季会经常遇到,雅女就是所谓的美女,其实看路过的几个,好吧,我承认没有我漂亮哈哈。
 
  这段路还是比较顺利,路上遇到很多运货进藏的军车,交通管制,进了传说的二郎山隧道,里面都还是凹凸不平的路况,一路都很平静的到了海螺沟的磨西镇。是个安静的小镇,民房被建成很统一的观光街景,很少人,在这里就可以感受了很浓的人工旅游景区的痕迹。有很多干净的住宿的小旅馆,听李师傅说,明天可以去看雪山,于是早睡,房屋外是条小溪,潺潺流水声,高山高直入云,还可以听到鸟叫,有点凉,坐在床上开始写日志。
 
  入夜,大家晚安。明天即将看到康定情歌里溜溜的康定啦。
 
藏区风光
 
  DAY4.海螺沟-康定-新都桥
 
  不可不承认,磨西镇是个安静的小镇,我站在简陋的房间往外看,看到很多面容安详的人们,在这个与世无争的世界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下楼吃个早餐,旅店的小妹是个胖妹,很豪爽,不知道掩饰自己的心,看到旁边桌的客人叫她多拿几次杯子,她一脸的不高兴:麻烦,真麻烦。我笑笑,她是那样即使多么不喜欢你,也不会背后给你使坏的人,相反一些面上给你笑脸的人,暗地里却是给你使劲的放箭,所以,听李师傅说,西藏的人们都是很纯的,很性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是喜欢,没有掩饰,不会矫情。
 
  我拿起相机去拍小镇的街道,王叔说要去贡嘎雪山,门票150,索道80元。我笑了摇摇头,我说,我用一个假期的努力去挣了一点路费而已,不想花这些钱在这些人工堆砌出来的。他笑笑,广西小姑娘是田园派啊,哈哈。我说,谢谢你们让我免费搭车,明天到新都桥,我若搭不到车我也会徒步过去的。
 
  他哈哈的笑,姑娘,很欣赏你,有缘一场,请你上个雪山,记得帮我拍几张漂亮的相片。说着就把买好的票给我。我说了声谢谢。
 
  上景区不在我的计划内,我本来想在小镇里呆着,晒太阳,在门口逗逗小猫小狗等他们就行。
 
  盛情难却,我还是跟着上去了。初次见雪山,由于太阳反光眼睛很刺痛,还好带墨镜,贡嘎雪山的雪是终年不化的,不过由于尘土积压,表层的雪已经完全看不出洁白,到是很黑的颜色。初次上到3800的海拔,没有反应,看到一个女孩在努力的吸氧,我突然感觉我身体还很健康。
 
  中途一个人留下,没有继续随他们去看雪,阳光很灿烂,我却觉得莫名的别扭,或许,这个并不是我想要的流浪,不是我想到的地方,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到路边,看人家组团组队,一个一个拿着太阳伞,一个个驻着登山棍,一个个身边的人谈笑风生。
 
  我孤独么?不孤独。我只是在路上,也仅此在路上。
 
  2点的时候下山,就简单的吃了个午饭,就往新都桥赶,路上我语言颇少。杨局说,姑娘给我们唱歌广西山歌。我笑了,看着路上逐渐荒芜的风景,车渐渐的往海拔高处,房屋上都涂满了五彩斑斓的色彩,逐渐看到经幡迎风招展,逐渐的看到路边逍遥而过的牦牛,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骑摩托车的康巴汉子,我觉得我离家越来越远,而乡愁也越来越浓,我在想,我在瞒着家人踏上流浪的路上的时候,我欠缺的是什么。
 
  责任,至少现在还不能负起的责任。
 
  我还依旧青春,我骄傲的张扬的青春,我还未腐朽的躯体,我依旧存在的梦想,我用仅剩的比较宽裕的时间去走一段我没有走过的路程。我体验过终日为了一个月几百块钱工作而几天几夜加班的时候,我体验过为了省钱而住廉价的租房吃泡面的假期工,我也体验过早上六点就起床在寒冷的风中等公车就是为了一天不到一百的报酬的工作。我知道,我以后的日子会更加贫苦,至少我在未来几年内是在自己奋斗的路上,没有时间没有金钱去旅行,所以在我还未能负责并且只能为自己的温饱负责的时候,我选择行走,流浪,用一个假期加班加点的报酬,去一个我梦寐已久的地方,仅此而已。
 
  而这个,就是我为纪念青春而做的留念,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同事们因为一个不长不短的假期而为考虑去哪旅行焦头烂耳的时候,我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我去过了,你们好好玩。
 
  经过康定,并没有看到《新康定情歌》里面溜溜的大哥大姐,新城坐落在山腰,只是在车上一览而过,只是为了赶去新都桥,一个被称之为摄影天堂的地方。
只是很不幸运,到达的时候夕阳已下,看到坐落在道路两旁的藏民的房屋,远处的山上写着的藏文,听说有的会写着“扎西德勒”。下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手中的相机不能拍下美丽的新都桥,决定早上起来拍,而我意料不到的是我早起要赶路,却没有留下一张相片。
 
  晚上,和王叔他们吃最后一次晚餐,说要品尝当地民风,于是在等待的时候,看到附近村民的食物在桌子上,便点了他们吃的,外加一个汤就吃了,可能我在坐了200公里的车以后没有胃口,那些貌似面条的东西,我一点也没有吃。
 
  晚上一个人住在背包客栈,三十五一个床位,因为是淡季,我的那间就我一个人,老板是个成都人,三十多岁,看不出年纪,入住的时候有三个男生在厅堂上聊天,我放下背包,洗澡,在床上写日记,由于门不是很好锁,到客厅找老板,没有看到,转身看到他们对我笑了,我回报一个笑容,一个比较瘦的男生问,去哪?
 
  我说,拉萨,你们呢?
 
  目的都是拉萨,不过他们都是骑行,外面放着自行车。我说我徒步加搭车,希望明天能顺利搭到往理塘的车。另一个说,刚他们遇到一个司机,明天往理塘,在隔壁住,你可以问问。
 
  我惊喜,瘦高一点的那个男生很热情的说,我带你去问问,我刚和他聊过。我跟着他往里面走,敲门,开门的是一个黝黑的司机,四十岁左右,带个貌似,小胡须。他听了我的来意后说,可以啊,他一个人往理塘,正好空闲。不过要六点半就出发。
 
  我谢过他,和身边的那个男生聊了一会。上海人,做设计的,刚辞职,准备了两个月,独行,不带任何多余的装备,另外两个是深圳人,我说,大四,在去实习前走一趟川藏线,回去就好好工作好好毕业。
 
  他给了个加油的手势,我在和他告别的时候看到店主从外面微笑的走进来。他说锁坏了没有关系,这里的人们都是夜不闭门的,我给你看门呢,放心吧。
 
  我安心的继续回去写日志,我想到进藏前看到的一句话,说,很多单身女孩独自进藏,也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因为那是神庇佑的地方,没有黑暗。
 
  我没有想到我那么顺利,我只是觉得我会艰苦并且艰辛的走一段,只是这里的人们让我没有了戒备,没有了担心。而且,我还感觉到自己并不孤独。
 
  谁说呢,旅程上独孤的灵魂太多,而我算什么呢?晚安,各位,下一次再见。

 

藏区风光

西藏民居

 

  DAY4,新都桥-雅江-理塘-稻城。

 
  是谁对我说的,苏,请停下行走的脚步,然后站住,等我追上你,我们一起行走,走到我们不想走的那天。由于我当时还未到为谁而停下的时候,于是婉言拒绝了他。
 
  我与许多人有过一起去西藏的约定。比如zp,比如何小朋,比如六叔或比如懒熊,或比如陌生人。其实不是我自己会害怕独自去西藏,而是为了能在旅途中能有个说话的人,其实我话也不多,能一个字说完都不会两个字说,于是,小胡须先生问,苏,你是个安静的女孩子。
 
  我笑了笑,不是,我想让自己的灵魂睡一会。
 
  天蒙蒙亮就起床,非常困,晚上吃得不好,有点饿,胡乱塞了几口饼干。今天的目的是理塘,新都桥到理塘的200KM都在修路,都是尘土飞扬,顺着雅江往西行,经过雅江小县城,是个狭长的街道的县城,靠着山建设,车一走进去就没有办法掉头的,在雅江的一个小店里吃馒头和鸡蛋,就马上赶路,途径剪子弯山(海拔4659M)、卡子拉山(海拔4718M),后翻越高尔寺山,进入兔儿山风景区,开始看到稀稀拉拉的牦牛和帐篷,开始进入高寒地带,从高尔寺山上的草地到山下亚热带,感受了许多垂直植物带。
 
  到理塘的时候是中午两点半,饿到不行,在餐馆吃饭,小胡须师傅直接叫上了一锅许多蔬菜和肉片煮在一起的大锅菜,有点像咱们吃的火锅,很多天没有吃到新鲜蔬菜,于是狼吞虎咽了,师傅笑了,你真像个饿了很久的乞丐。我哈哈的笑,我赶紧吃了,不吃的话等会上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到理塘就得和小胡须师傅分开了,他把我放在路口,说,这里会有很多徒步的和骑自行车的经过,你可以在这里搭车,也可以在这里住一晚上等明天的班车往巴塘,我要去稻城,你要是想去的话可以搭你过去,要是不想去的话,你就在这等吧。
 
  说着他上车走了,我背着我的背包,微笑的看着他的车慢慢的消失,原来,这样就只有自己了,我决定自己走一趟。于是在幸福西路上沿着318国道慢慢的走着,天气很晒,我就一件T和一件衬衫,一个帽子和一个方巾,一小瓶水,很多藏民和我大招呼,有个12岁左右的女孩子和我说“你好”,我也回你好。
出来几天了,真正意义上的独行,路上看着自己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命丰盛了许多,谁说不是呢?一步踏上的路途,不管雨雪风霜,并且充满着未知,充满着恐惧,于是放心大胆的往前走去。
 
  就在离一个叫村戈乡不远的地方,我看到前方一个黑点在慢慢的往我对面跑来,等近了的时候,才发现是只黑狗,本来我是不怕狗的,但是我发现它在朝着我吠,我以为我走着不理它或许也不会对我怎么样,没有想到的是,它虽然对我没有怎么样,但是它的吠声引来了很多的狗,都是一些脏兮兮的脱了毛的野狗,对着我吠,我加快了脚步,却怎么也甩不掉它们,我赶紧找了根棍子,以防万一它们突然袭击我。走了大约400米的时候,后面赶来了个中年藏民大叔,吆呼几声,用石头砸了几下那些野狗,终于散去了。我谢了那个大叔,他用生硬的汉语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巴塘,他说很远的,路上很多狗,要坐车去。
 
  我想到要这样一路几十公路都在一堆狗狗里面走路,也会崩溃的,于是停下了,在路边等车,经过了几辆车,都是大货车司机停下,不过我看着他们,都只是礼貌的问有没有点吃的给我,有的给了我一点干粮,最后我没有坐上去,这个是个选择的问题,也是为了安全考虑。四点了,终于拦到了一辆渝A的车,丰田4500越野车,司机和善,另外坐着两个女孩子和一个男生,正好多一个位置。
 
  他们的包车进藏,晚上往巴塘,还有160KM,想今天晚上住巴塘,就在我刚上车的时候,小胡须师傅给我电话了,说,你在那里等我,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快回到了,你在那等我。
 
  我下了车,他的车就到了,他说,他的车将从稻城往梅里雪山那边去,正好有个空位,想到我之前说的梅里雪山,就返回头了。
 
  我突然热泪盈眶,他是个陌生人,却为了我的安危从20KM调转车头,却像个长兄一样为记住了我说的想去而不能去的路线,你看,这是一段很安全的路程,也是一个充满感恩的路程。
 
  所以我看到了美丽的稻城,是个非常美丽的小镇,县府为了吸引游客,把街道的招牌都换成统一的颜色和布局,非常宁静。刚安顿好住的地方,我东西也不吃就拿着相机溜达,见了很多老外,一个漂亮的美国女孩子买水果,问了句“HOW MUCH?”,卖货的女孩子听不懂,我帮问了一句,她感激的问,你会说英语?我说一点点,然后我就发现我的口语其实还是不错的,可是为什么我就是写不出来呢?天啊,我好懒得记单词。
 
  回来的时候居然被小朋友调戏了,一小车在我身边慢慢的滑着,两个1718岁的小伙子问美女去哪?我不回答,他又问你明天去哪?去亚丁吗?我送你去,去亚丁。我笑着不说话,他又说,美女和我们去玩一下呗,我不是坏人。我走进旅馆,老板娘看了一下外面说,又是这几个小伙子,别理他们。
 
  我笑了,我还真想理一下,都挺帅的,哈哈。
 
  今天真是的比较曲折的一天,不过,往后两天即将和小胡须师傅走滇藏线往亚丁再往梅里雪山再走芒康,再继续318往左贡走川藏线去拉萨。我不用考虑坐车还是走路,也不用我老是翻看地图研究路线,真的省心的在路上。
 
  晚上在写记录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起茧了,厚厚的一层,不过我不觉得有多伟大,还是慢慢适应这样曲折多难的生活。
 
  大家晚安,我是苏,今天走到稻城。
 
民居
布达拉宫
suenn
  图文:覃雯娜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旅行故事]-那段迷失自己的旅程》有 2 条评论

  1. kekenana说道:

    好厉害的女孩子呢

  2. shcache说道:

    “西游记”终于发表了!